• 日本民众期待小泉之子挑战安倍 希望推动日本政坛“世代更替” 2019-05-09
  • 饮食-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04
  • 雅丹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04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04-17
  • 日照启动版权保护示范单位创建工作 2019-04-11
  • 张佳宁杂志玩转新娘风 甜系女生展俏皮魅力 2019-04-11
  • 人民网春季糖酒会专访湖南武陵酒业集团董事长浦文立 2019-04-04
  • 楚天传媒大厦招租信息 2019-04-04
  • 图解:第十九届中共中央组织结构图 2019-03-27
  • 当前位置:辽宁11选五5开奖结果 > 修神外传章节目录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巡天城的愤怒

    辽宁35选7走势图表: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巡天城的愤怒

        “依属下所见未必!”方冷别急忙道,“英卓仙子已经是元婴后期的修士,她的修为比尚华宗的寻云子和七巧门的琉崆真人都要逊上半筹的,两位前辈还没有丝毫的动静,她怎么可能就冲入化神呢?”

        “难不成……英卓前辈跟乾雷子一样,有些顾忌?”金阬看了一眼雪域真人,低声问道。

        “或许吧!”雪域真人有些不耐,摆摆手,“冷别啊,议事殿的那群金丹搞如此大的动静,你……居然一无所知……”

        “扑通”一声,方冷别脸上雪白,急忙跪倒在地上,以头抢地道,“城主大人,这都是属下的错,属下布置有误,耽搁了城主大人的计划……”

        “起来!”雪域真人冷冷道,“你也是金丹修士,没来由如此下跪!”

        “属下……”方冷别依旧不敢起身,低声道,“属下是城主大人的麾下,也是在城主大人指点之下踏足金丹的,旁人属下自然是不会跪的,可对城主大人下跪,属下理所应当!”

        “哼,起来吧!”雪域真人冷笑,“此次大战你功劳不多,可是瑕疵又是不少!不过,你处处为我巡天城操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自己想想,大战之后如何责罚,到时候禀告老夫!”

        “是!属下知道!属下必定以戴罪之身为我巡天城出力!”方冷别不敢再跪了,急忙起身,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低声道。

        “属下也请自罚!”旁边的金阬急忙说道,“属下所做的事情没有冷别多,是故差错少,可……无功也无过,还请城主大人责罚!”

        “哼,你跟冷别一样!待得大战之后再说!”雪域真人脸上虽然难看,看眼中已经无了怒意,“另外,御雷宗无名的事情呢?”

        可是,雪域真人是不经意的一问。方冷别又是一惊。急忙陪笑道:“属下,属下只得知这个无名在七绝岭出现过一次,然后就是在剑冢出现了,他是何人……属下并不曾调查清楚!”

        “嗯。此人修为了得。居然能在剑冢之内孕婴!端是让老夫诧异的!”雪域真人此次也不责怪方冷别淡淡的说道?!罢獾壬窳撞患驳娜宋?,若是被你发觉行踪……那才是怪事儿呢!”

        随即他又是自嘲的笑道;“何止是你??!即便是如今的御雷宗也在伤脑筋,不知道这无名是哪个雷宫弟子。面对寻云子和琉崆真人的问题,觅悠真人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其实……”方冷别犹豫了一声,低声道,“以属下所见,御雷宗未必不知道这无名是何人的!”

        “哦?你怎么想?”雪域真人微楞,问道。

        “城主大人,您老想想!是明枪易躲呢,还是暗箭难防呢?”方冷别也不敢多说。

        “善~”雪域真人立刻醒悟,抚掌道,“冷别的心思果然机敏,老夫就说么?一个御雷宗,也就那么多金丹后期的弟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无名是谁?他们刚刚有个狂天真人进阶元婴,已经被尚华宗、浔雁教和七巧门盯上,这无名……怕也是不想引起这三派的注意,才到我巡天城附近寻找孕婴的机会!可偏偏的,又是造成如此之大的轰动!这无名想不出名都是难的??!别说我巡天城在注意,想必尚华宗等三派早就加派了人手在找寻这个无名!如此之情况之下,御雷宗还敢将无名的底细暴露出来么?”

        “是,是,城主大人所说甚是!”方冷别急忙陪笑,“属下只想着无名要掩饰自己的修为,不想让旁人知道,可没城主大人想的如此透彻,如此之多!”

        “城主大人……”金阬一直不敢多说,好让方冷别多多表现,可听到此处猛然间脸上一变,急道,“属下……突然有个想法……不知道当不当讲!”

        “说吧~”雪域真人摆摆手,“在这城主府内,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属下也是突然一个闪念,那无名……是不是就是萧华???”

        这话如同一道闪电般的划过整个府邸,雪域真人和方冷别都是一怔,特别是方冷别的,几乎是有些激动的叫道:“不错,城主大人,还……还真是有此可能??!也只有萧华乃是无名,有了金丹后期顶峰的实力,才能刺杀屠弘师弟,也才能诛杀秦剑,也才能立下如此之战功……”

        再看雪域真人,先是眼中闪过惊喜,随即又是湮灭,看看激动莫名的方冷别,摇头道:“此事……怕是不对!”

        “为何?”方冷别不解了。

        “呵呵,很简单!那无名对于我等来说,乃是个来历不明的御雷宗弟子!当然,在御雷宗内,他不可能无名的!”雪域真人笑吟吟道,“而萧华……则是御雷宗震雷宫有名有姓的弟子,他纵然修为再高,也不可能超过金丹中期!你们可别忘记了,乾雷宫的乾陌才是金丹中期,御雷宗不可能再派出一个金丹中期的弟子隐匿在其中的!还有,萧华跟那个……崔什么来着,乃是师兄弟,他们的师父好似也刚刚筑基后期吧!萧华怎么可能就孕婴了?”

        “当然,你们也可以说萧华刚刚来我巡天城的时候仅仅是筑基中期的弟子,在这十年间……嗯,在泉瑾山大阵之中修为突飞猛进!可是,你们觉得他能一下子孕婴么?”

        “可是……他能刺杀屠师弟,诛杀秦?!狈嚼浔鹩行┎环乃档?。

        “呵呵,他刺杀屠弘的时候,所用并非我道宗手法,诛杀秦剑时是怎么回事儿老夫不知,可老夫知道,从筑基中期到凝丹,十年……有可能!但是,从金丹中期到孕婴。十年……绝对不可能??!更别说是从筑基中期到孕婴了,那是数百年的苦修??!”

        说到孕婴,方冷别自然无法跟雪域真人辩论的。再说了,他们将萧华看做是无名,都是基于雪域真人的断言“是萧华诛杀了屠弘”,而这事儿……如今看来,也只是一种猜测,还远远当不得真,既然如此那方冷别只好悻悻道:“城主大人所说甚是!可若无名不是孕婴……是凝丹呢?”

        “哈哈哈,那就更是胡扯了!”雪域真人大笑道?!澳阋晕廊舫┑饶切┗媒H返慕J渴侨ソZM娴??他们摆下四方剑阵就是要将道宗的数十万修士杀的一个不剩的。他们到了最后的关键,若非被无名的元婴威压压制,他们……能轻易放手?没看到那吕若畅为了灭杀珩洺等人,连自己的命多不要了。逼着无名撒手?若非有涟国的战报适时出现。无名还真要将吕若畅等人斩在当场的!你绝得不是元婴修士。旁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是,这个确实!属下考虑失误!”方冷别点点头,雪域真人所说确实有理。

        “其实现在对于我巡天城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找到无名,也不是诛杀萧华?!毖┯蛘嫒巳粲兴嫉?,“而是找到剑冢消失的缘由!”

        说到剑冢消失,方冷别和金阬的脸上更是流露出一种费解,是啊,这可是晓雨大陆十处险地之一啊,虽然是排列最末,但也是厉害无比的,一任是元婴还是化剑,都不敢轻易的入内!看偏偏的,就是这等险恶的所在,居然在剑道大战之中消失的干净净!除了遗留的一些空间裂痕,所有的残留法阵、所有的残留剑阵、所有淤积的悲怆剑意和犀利无比的剑光都是不见!

        这简直就是他们做梦都没想过的事情??!

        “没了剑冢,洹国的剑修可以轻易的进入我溪国,我巡天城首当其冲!”雪域真人眉头微皱道,“直面剑修的进攻,我巡天城力有未逮??!”

        “是啊,此次大战我巡天城的折损太过严重,不知道百年或者数百年之后的再次大战,我巡天城能否恢复??!”金阬也是叹息道。

        那方冷别还是拧着眉头,不解道:“那剑冢之内的化剑剑意,那剑冢消失前的龙啸,还有……无名孕婴时跟普通修士孕婴不太相似的天象,又有什么联系?虽然无名自己说这剑冢的消失跟他无关,可也不能说明就无干的??!”

        “哼,老夫还先说剑冢的消失跟老夫又干呢!”雪域真人冷笑,“可老夫说了,岂不是惹了满天下的笑话!”

        “嗯,属下也觉得即便无名是元婴修士,跟剑冢消失也无干系!”金阬点头道,“而且跟那化剑之剑意也是无干,应该是那龙啸的关系!”

        “龙啸……又是从哪里来的呢?”雪域真人真是不解了,“我晓雨大陆从来都没有这等品阶极高的妖兽??!冷别……你调查的如何?”

        方冷别一下子就是额头再次见汗,急忙说道:“属下已经派往剑冢不少弟子,可并没有特别的所在,那剑冢消失的狂风,将所有的痕迹都是摧毁,什么都没有留下!”

        “嗯,另外,二十年前有人禀告的……剑冢有很多修士失踪的事情呢?”雪域真人又是问道。

        “???”方冷别有些微楞,随即苦笑道,“每年在剑冢陨落的修士都是极多的,二十年前的事情,属下也派人查过,可……一则那些修士多是散修,二则修士的境界都低,最多也不过就是筑基后期,他们进入剑冢不就是找死么?此事跟我巡天城无干的,属下没查到什么情况,也就罢手!”

        “嗯~”雪域真人好似随口一问,又是抬眼看着殿门之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方冷别长长松了口气,看看一样谨慎的金阬,感觉自己后背都是湿了的。

        “其实……”过得良久,才又听得雪域真人幽幽的声音自他口中响起,“老夫今日动了怒火,并非是因为你等的过错,也并非是……因为我巡天城的惨重折损……”

        方冷别和金阬一听,不觉神情一愣,十分惊愕的彼此看了一眼,那眼中又是深深的……警觉!

        “就在酒宴之后,尚华宗的寻云子传音跟老夫说了几句话!”雪域真人看似淡淡的说着,可语气之中又是透着沉重和不甘!

        方冷别和金阬知道,此时绝对不是他们问话的时候,是故都是紧闭了嘴唇,静静的等待雪域真人的分解!

        “如今道剑大战已经告一段落!剑修大举攻入我修真三国,将涟国大片的范围都是纳入他们的手中!纵观近十年的大战,这剑修的吕若畅着实的了得,一应的布局掌控,行兵布阵简直就可以用……算无遗策、神鬼莫测等等来形容的!”说到此处,雪域真人微微停顿……
  • 日本民众期待小泉之子挑战安倍 希望推动日本政坛“世代更替” 2019-05-09
  • 饮食-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04
  • 雅丹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04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04-17
  • 日照启动版权保护示范单位创建工作 2019-04-11
  • 张佳宁杂志玩转新娘风 甜系女生展俏皮魅力 2019-04-11
  • 人民网春季糖酒会专访湖南武陵酒业集团董事长浦文立 2019-04-04
  • 楚天传媒大厦招租信息 2019-04-04
  • 图解:第十九届中共中央组织结构图 2019-03-27
  • 购买彩票 广东彩票中心 韩国首尔快乐8开奖结果 江苏新时时彩 球赛半全场怎么算 内蒙古时时彩五星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360 双色球号码 本期的七星彩规律表 最权威云南时时彩官网平台 欢乐麻将 欢乐生肖官网开奖 生肖时时彩的购买 幸运28预测神测网 福彩3d千禧网217期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