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辽宁11选五5开奖结果 > 三国封神系统章节目录 > 第七十二章 伪帝

辽宁福利彩票35选7开奖结果查询:第七十二章 伪帝

    汝南崇德殿中,呼喝声此起彼伏,一张张案几摆满大殿,满朝文武都在此飨宴。美酒珍馐流水般送上来,美人庭前展颜,文武殿上饮酒,烘托出一片热烈的氛围。
  
      此次交战大胜,袁术难得地走出后宫,在前殿大宴群臣。
  
      他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一脸红光地看着手下的文武。三日之前,他还垂头丧气,为自己的生死而担忧。想不到人生际遇无常,仅仅一夜过后,汝南被困的?;憬饩龅袅?。
  
      想到这里,袁术满意地看着自己手下的一票人马。虽然不少文士离开了,但是,他依靠这群武将,一样能够把守江山。
  
      在金碧辉煌的龙椅之下,文武分列而坐。纪灵为武将之首,坐在右侧第一位,他手下尽是悍将,宴席之上放浪形骸,甚至有不少人胆大包天地将手伸向了伺候的美艳宫女身上。
  
      袁术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幕,他已经决定将方才那些被碰到的宫女全都送到那些动手的将领家中去。身为主公,不仅要为手下的功名考虑,还要考虑成家立业。
  
      相比较武将的粗犷放肆,对面的文臣就比较含蓄了。丞相路龄面无表情地坐在第一位,自斟自饮,颇有些清高自许的意思。不过,在这位丞相之下,则坐着刚刚被封为中郎将的刘备。
  
      按理说,刘备是武将,该落在纪灵等人身后,但是,他却被安排在丞相身后。这一幕其余人没有注意,但是,身为丞相的路龄却是心里门清。
  
      觥筹交错之间,一场歌舞缓缓退下。
  
      众人正喝得酒酣耳热,袁术坐在上首,举起面前的金杯朝众人喊道:“今日,我国朝大军以三十万对三十万,将唐粥小儿打得落花流水,自此以后,天下皆知我袁公路乃是天命所归。连朝廷大军都被打退,从今以后,还有谁敢与我为敌?”
  
      “我等恭贺主公!”纪灵等人纷纷举杯恭贺,但是,对面的文臣却是丝毫没有动静。
  
      放下酒樽,纪灵冷笑一声看向文臣队伍说道:“诸位皆不为主公贺,难道是心有怨恨不成?”
  
      “哈哈!我等非是不为主公贺,而是要为陛下贺!”
  
      文臣之中响出一道尖细的声音,然后便听到一阵整齐的吹捧声:“我等为陛下贺!”
  
      “陛下啊陛下!”袁术咂摸着这两个字,心中一阵暗爽,今日方才觉得称孤道寡还有些趣味。只是,他低头扫了一眼开怀畅饮的大将军纪灵,有些闷闷不乐。
  
      眼见袁术如此作为,下面一群文臣纷纷恭贺,马屁如潮,袁术被吹得晕乎乎觉得仿佛身处云端。
  
      而在刘备身边的丞相路龄则是幽幽一叹,这不为人察觉的叹息却被一旁的刘备给看到了。
  
      “丞相何故叹息???”刘备乐呵呵地明知故问,从方才到现在,这位老丞相一直都没有过动作,仿佛文臣武将都将他排除在外了。
  
      路龄转头扫了一眼刘备,拱拱手说道:“刘中郎好心性??!陛下和百官皆说此战乃是纪灵匹夫指挥若定,料敌先机。但是,老夫却知道,此战之所以会发生,乃是你刘玄德从中出力。你才是真正的谋国之人,但是满朝却不闻你刘玄德的功绩,你不恼吗?”
  
      刘备听了呵呵摆手,回道:“丞相过誉了。备也不过是为国出力,担不得丞相如此言语,更担不了这满朝的赞誉!”
  
      “呵呵!”路龄一阵笑,眼神却如同刀子一样落在刘备脸上:“可是,玄德所说的为国出力,不知是哪一国?”
  
      刘备心中一惊,难道这老匹夫看出了什么?可是,为何他看出却没有说破呢?
  
      一番心思如电,刘备还未开口,却又听路龄说道:“无论你是为哪一国,我都希望你能够将百姓放在心上?;褂?,告诉你麾下的那个小家伙,对于他叔父之事,我心甚悲,甚痛。只是,死者已逝,让他不要过于执着,乱世便是如此,若是失了本心,将来恐酿成大祸!切记!切记!”
  
      听完这位老丞相的话语,刘备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这老家伙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还未等他缓过来,路龄便起身离席,来到大殿中央,朝着上首的袁术拱拱手说道:“陛下!老夫身体不适,还请陛下恩准老夫回府歇息!”
  
      大殿之中,顿时落针可闻。如今乃是一场大胜,眼看这天下局势就要斗转星移,袁术威势一时无二。身为丞相的路龄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来找不痛快,这真是······找死??!
  
      大小官员统统愣了,一旁的纪灵更是恨不得大呼一声痛快。这老倌竟然不怕死,竟然在这个时候挑衅陛下。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路龄会被愤怒的袁术给下狱,但是,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袁术忍了。
  
      他看着路龄,只见这个古松一般的老人挺着脊梁,一动不动。
  
      “卿家真是身体不适?”
  
      “胸口闷得厉害!”
  
      “那便下去好生歇息吧!”袁术阴沉着脸点了点头,便挥挥手让路龄退下。
  
      瞬息之间,大殿之中的空气猛地一松。方才还处于静止的文武百官,顿时仿佛解了定身术一般,纷纷继续方才的酒宴,推杯把盏好不热闹。
  
      傍晚,刘备从酒宴之中抽身回到驻地,迎面便撞见关羽,后者也是一脸醉醺醺的样子,看来在营中也没少喝酒。
  
      “大哥!袁术给你升了什么官?”
  
      听到这问话,刘备闷声不答,只是向军营走去。关羽在身后跟着,走了半晌,他才发现两人已经来到了诸葛亮的大帐之外。
  
      进或不进,这是个问题。在他愣神之间,刘备已经走进了大帐。
  
      一进大帐,刘备便慌了神色,四处寻摸诸葛亮的身影。
  
      但是,找了半天,却没有见到诸葛亮。
  
      “孔明!孔明!你们见到诸葛军师了没有?”刘备来到帐外问向看守的两名士卒,两人一脸疑惑地说道:“军师在大帐之中一直未曾离开??!”
  
      “大哥我来帮你找!”关羽这才抽空上前,跟随刘备一起进了大帐。
  
      醉酒的他晕乎乎地看着这一方帐篷,怒道:“士卒皆说诸葛亮便在这大帐之中,我不信他能长翅膀飞了不成?他一定就在这里,看我砸了他的大帐,看他出不出来!”
  
      言语方落,关羽就要动手,一旁的刘备慌忙去拉扯。
  
      却没有想到,自己伸手去拉关羽,却发现根本难以触摸到关羽的身体。而后者仿佛也是看不到自己,大吼一声朝着眼前的一切疯狂破坏。案几瞬间被捶成碎片,书简散落一地,灯火也被打翻,瞬间将帐篷点燃。
  
      “二弟!二弟!快醒醒!”刘备大喊,却丝毫没有作用。此时,他才惊异地发现,大火漫天,自己却闻不到丝毫的烟火味?;赝匪墓酥?,他才发现,原来这里已经变了模样。本来是数丈方圆的帐篷,周围却忽然变成白茫茫一片,关羽一人朝着眼前小小的帐篷发疯,却没有任何人前来阻止。打砸半天,将所有的东西都毁了,关羽这才猛然转身,踢开拦路的物件冲出去。
  
      但是,无论他如何冲击,出了大帐之后还是会回到刚开始的地方。一样的帐篷,一样的摆设,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没有刘备。
  
      “这是什么情况?”刘备长大了嘴巴,喃喃自语。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五行,相生相克,大千世界,无所不包!”
  
      一阵低声的呢喃在刘备耳边响起,后者面色一喜,大声叫道:“孔明!是你吗?”
  
      “主公!”
  
      一声主公将刘备从恐慌的旋涡之中拉回,他转身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此时的诸葛亮披散长发,穿着一身松散的麻衣,赤着脚来到他面前。
  
      这副打扮,颇有一副出尘的意味在里面。
  
      刘备神思恍惚,望着眼前这个显得有些陌生的谋士,颤抖着问道:“孔明!这是何物?为何能够将二弟困在其中?”
  
      诸葛亮脸上带着和熙的笑容,从身后取出一方棋盘。这本该是一方普通的棋盘,但是却比通世的棋盘大上一圈,上面闪烁着一团模糊的光芒。
  
      诸葛亮一挥手,棋盘之上模糊的光影瞬间变得清晰。只见在这方棋盘之上,线条纵横,黑白相间,一阴一阳两团光晕相互缠绕。而在它们外围,则是衍生出来的五行八卦,此时的关羽,则露出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这棋盘的最中央。
  
      “这是何物?”刘备震惊地问道,诸葛亮微微一笑说道:“此乃吾师亲传!
  
      当初,我在老家兖州之时,随父亲生活,常常去街道之上寻找一瞎眼老人玩耍。这老人虽然眼瞎,但是却如同常人一般能够视物,平常便喜欢摆出一副棋局来与他人戏耍。
  
      我自恃聪慧,常常与他切磋,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谁知,在家父去世之前的一月,这老人忽然要离开,并且将随身的一方棋盘和一本棋谱交给我。我将棋盘和棋谱拿回家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棋谱并非是一般的棋谱,而是一本兵书,至于这棋盘,主公也看到了!”
  
      “难道世上真有仙人?”刘备惊呼出声,却看到诸葛亮微微摇头。
  
      “怎么?孔明难道没有遇见仙人吗?”
  
      “主公错了!当初的老者究竟是什么人我不知晓,但是,他一定不是仙人!他传给我的这方棋盘,原本也只有阴阳两种变化,而在我手中,经我参悟之后,我已经从中悟透了阴阳五行八卦之理。如今的这方棋盘,已不再是当初的棋盘了!”
  
      “哦?”刘备露出一副惊奇的神色,只见诸葛亮托起手中的棋盘,神色郑重地说道:“我称其为八阵图!有此八阵图,可当十万精兵!”
  
      诸葛亮眼神之中爆出一团璀璨的光芒,似乎从这方棋盘之中看到了盛世的到来。
  
      他催动八阵图,微微一挥手,霎时之间,斗转星移,只见两人又回到了原本的大帐之中。刘备站在中央,诸葛亮站在他身后,而关羽则是脸色通红地闭目立在一旁。
  
      “二弟!”刘备正要呼唤,却被诸葛亮拦阻:“主公莫忧!关将军此时正在天人交战之中,只要过上一会儿,他自会醒来。若是主公贸然将他叫醒,反而不美!”
  
      刘备闻言,果然收回双手。
  
      又过了一会儿,关羽才缓缓睁开双眼,然后长出一口气。身子一晃,差点没摔倒在地。
  
      他看向诸葛亮,拱拱手道:“军师奇才,有此神物,关某不及也!”
  
      “关将军客气了!”诸葛亮微微拱手。
  
      三人坐下,刘备想起来意,这才说道:“孔明!丞相路龄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而且,他还说对于你叔父之事,他感到十分愧疚!”
  
      说到这里,刘备忽然住嘴不说了。因为,他看到诸葛亮的双手死死扣住案几,两眼泛红,泪水盈满眼眶。
  
      无论诸葛亮此时掌握了多么大的力量,在此时,他依旧是一个失去了父亲和叔父的孩子。
  
      “唉!孔明!节哀顺变!”
  
      “主公!我等从外面俘虏来五千朝廷俘虏,亮已经答应关将军自会处理,如今便将这事解决了吧!”说完,也不等刘备如何回答,便独自掀开帘子离开了大帐。
  
      来到关押俘虏的地方,诸葛亮脸上的悲色才渐渐收敛。
  
      他冷眼看着这些俘虏,心中泛起的一丝怜悯又被他给掐灭了。
  
      “军师!这些俘虏你打算如何处理?”
  
      刘备和关羽两人从身后赶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两人唯恐诸葛亮心智大乱,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到时便不好处理了。
  
      见到两人来到,诸葛亮回身看向这些俘虏,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挣扎。
  
      刘备两人也没有劝说,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良久,诸葛亮才摇摇头,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喑哑:“亮也不知如何处置这些俘虏,不过,袁术身为伪帝,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人。不如,我等就将俘虏送给袁术处理,至于随后如何处置,就依天命而为吧!”
  
      说完,诸葛亮便转身快速离去。一旁的将领看着刘备,后者说道:“便依军师所言,将这些人送到陛下那里去!”
  
      ······
  
      “呸!”张兴猛地吐出口中的泥沙,将身子依靠在一旁的山石之上,身子一阵扭动,顺着身后的岩壁立起了身子。
  
      他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朝廷士卒,欲哭无泪。都怪自己当初嘴贱,非要带着兵马前来追杀朝廷大军。
  
      结果,一路之上没有追杀到朝廷大军,他以为是这些兵马怕了自己,就一路追踪了下去。
  
      本想要探明他们的驻地便回去,谁知道却一头钻进了包围圈。五千人马被人家团团包围,直接投降了。
  
      自己被俘虏了,想必大将军纪灵已经得到消息撤军回城了。
  
      一想到自己被当成弃子,张兴心中就一阵悲哀。
  
      “喂!别哭了!快些起来!和侯要见你!”
  
      张兴被一阵拉扯,带到了一个帐篷之内。
  
      进了帐篷,他便直接跪了:“求和侯饶命!小人也是为袁术那贼子所惑,这才跟随他起兵造反,还请和侯放了小人。小人愿意为朝廷大军带路,杀回汝南,献袁术之首于帐前!若是小人有二心,便叫我不得好死!”
  
      自顾自说了一大堆,但是,张兴却没有得到回应。他悄悄抬起头,只见两旁的将领都十分诧异地盯着自己看。
  
      难道自己脸上有花吗?
  
      张兴继续顺着这些将领继续向前看,很快他就明白为何这些人的脸色这么奇怪了。
  
      因为,在最上方,和侯唐粥坐在中央,而在他下首,则坐着袁术的使者。此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显然是被张兴方才的那一段话气得不轻。
  
      张兴:“······”
  
      “哈哈!”唐粥一阵尴尬地大笑也难以打破这尴尬的氛围,“贵使来此既然是为交换双方俘虏,那不如就先将事情办完,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回去之后再细说?!?br/>  
      使者嘴角抽了抽,转头看向躺在地上如丧考妣的张兴,冷声说道:“似这等败类,吾不知袁公是否还愿意交换回去!”
  
      荀攸站出来说道:“袁公体恤士卒,所换者乃是这些将士,至于些许将领,不过是个添头。使者又何必在意呢?还是完成袁公交代的事情重要!”
  
      使者听了,这才郑重起来,向唐粥说道:“和侯明鉴!我主因为双方有共击黄巾之谊,这才愿意双方交换士卒。此次我等俘虏的朝廷兵马不下十万,所求者不过是希望和侯能够退兵,不知和侯如此支吾是何道理?难道非要袁公亲自将和侯送回雒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