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04-17
  • 日照启动版权保护示范单位创建工作 2019-04-11
  • 张佳宁杂志玩转新娘风 甜系女生展俏皮魅力 2019-04-11
  • 人民网春季糖酒会专访湖南武陵酒业集团董事长浦文立 2019-04-04
  • 楚天传媒大厦招租信息 2019-04-04
  • 图解:第十九届中共中央组织结构图 2019-03-27
  • 辽宁35选七走势图:第498章 世事荒唐

        次日一大早,军医便前来为裴枭然诊治。
      
          看着对自己格外谨慎恭敬的军医,裴枭然觉得有些奇怪,猜想着大概是因为她亲上战场杀敌的事情传开以后,大家对她多了几分忌惮吧,便也没有多想。
      
          医者百无禁忌,裴枭然也早就习惯了积极配合大夫的治疗,便主动将伤处露出给军医查看。
      
          正这时,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刚刚撩开帐帘想要进来的百里烈鸢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撸胳膊挽袖子的裴枭然,立刻识趣的放下帐帘想要避一避。
      
          裴枭然好气又好笑的道:
      
          “没什么的,进来吧!”
      
          该避的时候不避,这个时候又跟她装起矜持来,真是……
      
          外头的人顿了顿,才重又撩开帐帘踏了进来,见裴枭然果真只是挽起袖子和裤腿,这才想起她去打仗时穿着自己送的那套盔甲,身上应当是不会受什么伤的。
      
          裴枭然问道:
      
          “找我有什么事?”
      
          百里烈鸢凑到跟前,与军医一起看了看她的伤势,见大多伤口都不是很深,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道:
      
          “本……属下不是担心裴小姐的伤势么,所以就来探望一下?!?br/>  
          有外人在,某位王爷也不敢再摆什么王爷架子了。
      
          裴枭然一脸轻松笑意,活像受伤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道:
      
          “我没事,多谢你的关心了?!?br/>  
          这点伤在她的打仗生涯中的确算不上什么。
      
          而且,再也不必为了帮某个人夺得皇位而在战场上拼死拼活挣军功,裴枭然也学会了爱惜自己,没有把握的仗,她是不会再去打了。
      
          百里烈鸢见她对自己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却是微微皱起了眉,正想说教两句,就听外头有人唤道:
      
          “裴小姐,我们大殿下让人特地做了早饭给您送来,您是现在用吗?”
      
          这次皱眉的换成了裴枭然。
      
          朱濂溪派人送来的早饭她当然不想吃,不过鏖战了一天,昨晚因心情不好又没有吃东西,此时委实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想了想,最终决定不跟自己过不去,裴枭然有些不情愿的道:
      
          “拿进来吧?!?br/>  
          “等等,不许进来!”
      
          虽然只是露露胳膊和腿,但百里烈鸢还是介意的很,军医也就罢了,旁人?那是绝对连一眼也不能看的!
      
          自己走到帐帘外,接过外头的人送来的食盒,打发了那人离开后,百里烈鸢这才重新进了营帐。
      
          “你们大皇子殿下待你不错嘛”
      
          饭盒又大又沉,不用打开都知道里面肯定放了不少好吃的。
      
          裴枭然瞄了那个说话突然变得酸溜溜的家伙一眼,十分慷慨道:
      
          “你要是想吃,留下来跟我一起吃就是?!?br/>  
          “谁?谁想吃了?!”
      
          听到这话,离王殿下差点被气了个半死。
      
          他是在嫉妒裴枭然有好吃的吗?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再说了,他什么山珍海味、美味珍馐没有吃过?
      
          这点东西,还真真看不上眼。
      
          男人心,海底针,裴枭然搞不懂对方究竟想干什么,便识趣的闭嘴不言。
      
          看完了伤,将伤口上药包扎过后,百里烈鸢也已经将饭食从饭盒里一一拿出,摆在桌上放好了。
      
          裴枭然站起身送军医离开,路过桌子时,随意侧目看了一眼。
      
          只这么一眼,便让她僵立当场,原本还算红润的小脸一霎那变得惨白无比。
      
          百里烈鸢吓了一跳,还以为大夫没有将她身上的伤处理好,当即厉了那名军医一眼。
      
          军医一脸茫然,见裴枭然的脸色实在难看的紧,不由小心的开口问道:
      
          “裴……裴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莫非还有内伤?不对呀,他刚才诊脉时怎么没诊出来?
      
          裴枭然摆摆手,艰难的撑起一抹浅笑,道:
      
          “我没事,只是大概饿昏头了,吃些东西就好了?!?br/>  
          “当真没事?”
      
          “真的?!?br/>  
          见裴枭然执意摇头,军医也没再说什么,只多嘱咐了几句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他后,才转身离开。
      
          送走军医后,一回来,裴枭然便跌坐在了桌边的凳子上,目光不由自主又落在那个使她面色大变的罪魁祸首上
      
          一碗肉粥。
      
          是的,一碗热气腾腾、还散发着肉香香气的肉粥。
      
          其实一碗肉粥也没什么,说不定是准备饭食的人自己做决定为她准备的。
      
          但……为何他不准别的,偏偏准备了这个?!
      
          比肉粥更好喝的粥可有的是,裴枭然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喜欢喝这个,更没有在谁的面前喝过。
      
          事实上,她非但不再喜欢喝肉粥,甚至讨厌的要死。
      
          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便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这是朱濂溪特地让人做给她的!
      
          见裴枭然直直的瞪向那碗肉粥,好似在瞪着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百里烈鸢不由警觉的问道:
      
          “是不是有人在里面下了毒?”
      
          不然的话,她为何一直盯着那碗粥看?
      
          裴枭然却好似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只继续愣愣的盯着那碗粥。
      
          半晌之后,她忽然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极为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越笑越大声,最后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百里烈鸢连忙伸出手臂揽住对方的后腰,免得这个笑得前仰后合、东倒西歪的小家伙一个不小心翻下凳子去。
      
          “喂,你……你没事吧?”
      
          虽然对方是在笑,还笑得很夸张,但百里烈鸢就是从那笑容之中看出了某种类似于悲伤、难过的东西。
      
          也许还有些别的什么,但他顾不得细究,只想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了。
      
          裴枭然趴在桌子上,笑得小肩膀直耸,闻言,只是抬手朝她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
      
          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裴枭然随意用袖子抹去眼角的湿意,十分感慨的自言自语道:
      
          “老天爷真是会作弄我,也真是……厚爱我啊……”
      
          朱濂溪竟然也是重生而来的!
      
          否则的话,又怎会知道自己前世最爱吃的是肉粥?
      
          如此一想,他之前对待自己的种种,便有了很好的解释。
      
          怪不得两人从第一次见面时,朱濂溪就待她极好,就算想要拉拢她背后的国公府,依照朱濂溪的那个内敛的性子,也是断断不会表现的这么明显的。
      
          但如果他也是重生而来的,那就不一定了。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04-17
  • 日照启动版权保护示范单位创建工作 2019-04-11
  • 张佳宁杂志玩转新娘风 甜系女生展俏皮魅力 2019-04-11
  • 人民网春季糖酒会专访湖南武陵酒业集团董事长浦文立 2019-04-04
  • 楚天传媒大厦招租信息 2019-04-04
  • 图解:第十九届中共中央组织结构图 2019-03-27
  • 手机网易彩票官方下载 澳门博彩在线 北京赛车pk10迪士尼 玩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牛彩网彩票论坛 pk10开奖聚彩 混合过关投注技巧 安徽时时彩结果 七星彩推荐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 幸运28是怎么坑人的 中国体彩大乐透 澳线真钱二八杠 极速快3开奖结果 快3开奖号码